假面现充橙子少年

自己一个人赌气
自顾自地觉得应该让她后悔
让她知道自己不是永远都在原地等待
而是错过了就失去了
但她未必有如此的感受
说着她不懂我
其实我从来也不懂她
开始动摇她上次的缺席是否是有意为之
她是否是企图接近后仓皇逃脱
也不知道自己应该主动再次靠近还是就此打住渐渐疏离
喜欢一个人真是复杂啊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