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现充橙子皮

自从写了[戒烟]就再也没动过笔

但最近总有再写个短篇的想法

大概是心疼丹尼吧

最近发生了太多事 自己却除了相信他 什么也做不了

所以想写一篇文 至少在文里 有邕老师陪着他 有其他的小伙伴听他倾诉

不希望他太孤单 希望他能好好吃饭好好睡觉 但也只能自己臆想

之前就说过柚子的性格和我很像 大概也是想把自己对毛毛的想念寄托在柚子身上 替我照顾他 安慰他


【丹邕】卡西尼,凌晨三点,我在想你

我亲爱的卡西尼


一碗甜饼:

*AU OOC


*祝自己毕业快乐


*祝大家开学快乐(被打


*2w+预警 无趣预警









亲爱的卡西尼,谢谢你给我繁星满天,谢谢你曾把我带到土星身边。


——Shannon Stirone





[丹邕]戒烟[下]

08

丹尼尔觉得自己已经可以戒掉软糖了,因为之后的日子甜腻得太不真实。自己就像突然打翻了一个来自异世界的糖罐,花花绿绿的糖纸变成了翩翩彩蝶,形状各异的软糖正排着队一个接着一个地往他嘴里跳,五颜六色的水果糖在巧克力蹦床上打滚,棒棒糖则手挽着手为他表演有趣的踢踏舞。

而邕圣祐认为自己是万圣节最幸运的孩子。他提着小篮子沿着街道挨家挨户地讨糖吃,之前的几家要不兴致缺缺,要不打发似的给了两颗劣质难吃的低价硬糖。就当他敲开了街角那家的门时,房子的主人可爱地对他眨了眨眼睛,摊着两只手,抱歉地对他说:

“怎么办呢?糖都发完了”

“没事的没事的,我去下一家就好”

“其实……我也很甜的!”

就这样,邕圣祐得到了一颗狗狗形状的桃子味的棉花糖。

去加平时两手间连接着的红线,情人节舞台上紧握的手腕,新年第一秒说的那句“24岁快乐”,第二次地铁认证时那长长阶梯,阳光下一起玩耍时的两只滑板,直播时默契的开门暗号,采访时看着镜头后面的那个人害羞的表白,演唱会上手舞足蹈的认爱,一次次非要帮他拧开的瓶盖……爱是藏不住的,他们留下了太多相爱的证据,好像是糖渍,无论怎么洗,还是会有甜甜的气味。

09

钟声响起前的世界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纯金的南瓜马车上每一段繁复的花纹都精致得令人感叹,蓝色长裙在每一次的舞动时都像海浪般在心头澎湃;在华丽盛大的舞台上,与自己心仪的王子跳一只浪漫的舞,指尖有意无意地触碰,交换彼此的体温;抬头就能望进对方眸中的星河与脸颊泛起的浅浅红晕。

但灰姑娘的十二点总会到来,丹尼尔与邕圣祐的十二月也总会来临。

关于离别,他们心照不宣地选择闭口不谈。23、24岁的年纪,对于未来还有太多的未知,在更新换代极快的娱乐圈,都自身难保,又何谈同舟共济?承诺就相当于从此背上了可能再也无法站上舞台的风险,又有谁敢轻易许诺?他们甚至没有正式地提出过那句充满仪式感的重要邀约,只是在台下“Ongniel is science!”的欢呼声中偷笑,在舞台谢幕时紧握彼此的手,在千万人面前大喊对方的名字,在高朋满座中悄悄吐露隐晦的爱意,在队友八卦时沉默浅笑不承认也不否认。他们是恋人关系吗?应该是吧,毕竟他们在无数的夜晚,虔诚地亲吻,热烈地抚摸;耳鬓厮磨,在欲望面前折服,共入深渊。

【但这关系又能走多久呢?】虽然是初冬,但寒风依旧萧瑟,狂妄地呼啸而过;邕圣祐一个人在宿舍的阳台上艰难地打着火,点燃了一只烟。

他和丹尼尔每天都在记者和粉丝长枪短炮的围攻下守护着他们不可言说的浪漫,他不明白丹尼尔为什么能这样游刃有余,大概是因为他与每个队员都很亲密,日常的身体接触也都会被概括为友谊的象征;而自己却只能小心翼翼,像只瑟瑟发抖的小鹿,眼神里都是恐惧与担忧。幸福感和恐惧感共同交织,他感到自己在一点一点被消耗。

限定的组合就意味着限时的关系,他和他之间这个像定时炸弹一般的秘密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发出尖锐的警报声。他们的感情就像白日的烟火,可能本身绚烂多彩璀璨夺目,但在人们的眼里只是若隐若现的光束和虚无的白烟,并且短暂易逝。

年末的临近令他不能再选择逃避,而是必须认真考虑他们的出路与未来。他不敢再奢求以后的日子也有那人的陪伴,只觉得如今偷来的快乐已经令他无比珍惜。生性悲观的他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解散后就此别过,各奔东西,能把对方最美好的一面留在记忆中就足够了。可现实哪有这么容易,对丹尼尔的喜欢连同染上的烟瘾都如顽疾般在身体里扎根发芽,放肆地张扬地开出一朵朵带刺的蔷薇花。

10

"尼尔哥,圣祐哥是不是和你吵架了?"赖冠霖搂着姜丹尼尔的肩膀小声地问。

"嗯?没有啊"

"那你们最近为什么都不发糖了?"

"小朋友不要总玩手机,多看看书!"丹尼尔揉了揉弟弟橘色的头发,面带笑容却假装嗔怒。

姜丹尼尔不是没有发现最近邕圣祐的反常,他拒绝了一切身体接触,不再热衷于用各种方式逗自己笑了,不再总和自己一起吃深夜猪蹄了,甚至在宿舍的时间都少之又少。每次姜丹尼尔试图询问其缘由时,邕圣祐总是眼神躲闪地别过头去,然后结结巴巴地找个理由迅速溜走。他猜不透邕圣祐在想什么,那个人有的时候会把自己的心思藏起来,像小猫一样在纸箱里缩成一团,不敢出来。

"时间过得好快,这是咱们最后一次回归了"

"解散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大家"

在回归前的最后一次聚餐上,队员们叽叽喳喳地说着。

而邕圣祐却缩在角落里自顾自的想着什么,一言不发;之前扬起的嘴角渐渐落下,低垂着眼睑,浓密的睫毛突然快速地扇动,他连忙用双手挡住了脸。一声细小的抽泣传到了丹尼尔的耳朵里,他一直注意着角落里那个悲伤的有些颤抖的身影。

"圣祐哥,和我一起去趟洗手间吧"丹尼尔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邕圣祐身后,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嗯?哦……好的"邕圣祐被吓了一跳,一抬头就撞见丹尼尔略显严肃的神情,赶忙低下头,迅速地用手把眼泪抹掉,起身跟在丹尼尔身后走向了门外。他不知道刚刚自己红红的眼眶,湿润的眼眸让丹尼尔心头一酸,也让他终于找到了症结所在。

"哥,你看着我的眼睛!"丹尼尔用手捏住邕圣祐的下巴,让他无法再别过头逃避。

"……"邕圣祐不自然地看着丹尼尔,两只手不知所措地摩擦着裤缝。

"哥这几天总在躲我,是不是想在解散前和我分手?"丹尼尔带着怒气地逼问,无意间加重了手上的力度。

"你先放开我!"邕圣祐一把打掉了丹尼尔的手,摸了摸有些泛红的下巴;"理论上来说,我们就没在一起过,怎么分手?"

"没有在一起过!那我们之前算什么?炮友?"丹尼尔气得有些口不择言。

"你说什么?你就是这么看待我们之间关系的吗?"邕圣祐瞪着眼睛,没有血色的嘴唇微微抖动,双手攥成了拳头。

"当然不是!我以为我们一直都是爱人!"丹尼尔握住了邕圣祐的手腕,试图证明自己的真挚。"爱"这个字第一次被暴露在了空气中,一瞬间化解了紧张的气氛,熄灭了之前的怒火。他们静静地望着对方,眼神里渐渐又充满了爱意,紧握手腕也变成了十指相扣。

丹尼尔吻了吻邕圣祐的额头,像亲吻一个价值连城的珍宝。

"我爱你"

"我也是"

11

确认关系后的邕圣祐不再每天愁云不展,为未知的世界担惊受怕,而是潇洒地想着:

【那么,在戒烟之前,来一场末日的狂欢吧!】

邕圣祐的这个想法无疑是疯狂的,但也是浪漫的。他想抓住他们交往的每一个瞬间,想让自己让对方让世人记住那些属于邕圣祐与丹尼尔的青春,他甚至有过和丹尼尔一起与全世界宣战的想法,他想问问主为什么要给两个彼此相爱的人拴上时间的枷锁,带上世俗的镣铐。这个危险的念头最后衍生成为之后的种种:

在两次盛大的颁奖现场,丹尼尔伸手挽住了邕圣祐的胳膊,无视官方站位,直接把他拉到了自己身边,邕圣祐也自然地报以微笑。两人都知道拿一次奖,就少一次一起同台领奖的机会。他们想与对方共度荣耀的时刻,共享成就的喜悦。当初并肩走过籍籍无名,如今携手踏上繁花拥簇的红毯,这是属于他们的掌声与呐喊。

两人频繁地在官咖上互cue对方,分别上传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搞怪合照,还在粉丝见面会上来了个售后服务。丹尼尔把他们伸向对方碰触指尖时电光火石的场景画成了画,并取名为命运;邕圣祐则是配合他亲自演绎了这幅ongniel版本的《创世纪》。的确,是命运让他们灵魂相认,长久的相处养成了谁都无法比拟的默契,他们相爱的模样有千百种,每一种都羡煞旁人、令人沉醉。

他们肆无忌惮地袒露着,一点一点试探着,私心想要获得人们的祝福,想要在世界的尽头拥抱彼此。

12

洁白的雪花落在了圣诞树上,大街小巷都是节日的气氛。金色的铃铛发出悦耳的声音,红绿相间的配饰在流光溢彩中显得格外可爱。

邕圣祐裹着去年冬天和丹尼尔一起买的红色围巾,穿着米白色的羽绒服,鼻头红红的;一边哈气搓着手一边跺着冻僵的脚跑进了宿舍。

"圣祐哥,这是给你的!"朴佑镇突然从楼梯旁冒了出来,露出他可爱的小虎牙,笑盈盈地递给邕圣祐一枝红色的玫瑰。

"给我的?"邕圣祐茫然地接过玫瑰,想问个究竟,却被朴佑镇推着往楼梯上走。

"圣祐!Merry Christmas!"在下一个楼梯口等待的黄旼泫也递给了他一枝玫瑰。

"圣祐哥!新的一年也要做一个有趣的人哦!"金在奂在三楼探出脑袋,把玫瑰举到邕圣祐的面前。

就这样,每一层楼都有手拿鲜花的队员为他送上祝福,邕圣祐被大家簇拥着走上一级一级的台阶,手里的玫瑰也越来越多。在听到赖冠霖的那句“Ongniel is science!”和尹智圣的"你们一定要幸福地走下去"后,邕圣祐终于明白了这原来是某个人为他准备的圣诞礼物。如他所想,踏上第十一层楼时,丹尼尔围着和他一样的红色围巾,手捧着巨大的玫瑰花束。

"宝贝!圣诞快乐!"喜悦在姜丹尼尔的话语中跳跃,他把花递到了爱人的怀中。

"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邕圣祐把玫瑰全都抱在怀里,笑容中的甜蜜乘着花香弥漫在空气中。

"等等还有呢!"丹尼尔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精致的黑色天鹅绒包裹的小盒子;

"真正的戒指可是要当求婚礼物的,所以先送圣祐一个指环的项链当押金!"丹尼尔一边说着一边帮邕圣祐带上项链。

"啵啵!啵啵!啵啵!"身边的队员们手舞足蹈地起哄着,邕圣祐在众人面前红了脸,但还是飞快地在丹尼尔的脸上啄了一下,然后就害羞地把脸埋在了花里。丹尼尔凑上前,亲吻他绯红的耳朵,郑重地说:

"期满时去旅行吧!"

"好!"

[丹邕]戒烟[上]

丹邕现背 时间线略混乱

只想写只属于他和他的青春

私心盼着那猩红的微小光芒可以点燃一夜的寂静,但事实却是暗暗熄灭,悄无声息,无人察觉。就像是在他的温柔偃旗息鼓之时,那人也毫不在意。

邕圣祐依靠着栏杆,纤细的身体附在冰凉的金属上,肩膀随着心脏抽动的频率忍不住的颤抖。眼里映着的黑夜只有稀疏的点点星光,口中吐出的一缕白烟在冷风中缓缓升腾又慢慢消逝,手中的烟也燃得很快,急切而热烈地献身后,眨眼间就变为了灰烬,粉末四处飘散,很快又被黑暗所吞噬。

寒冷伴着烟草的味道向他席卷而来,像蛇般钻进他的衣襟,狡猾地带走了身体全部的温度。冬天竟来的如此之快,快到令他始料未及,不知所措。第一次抽烟还是在去年的夏天,好像也是这样的一个夜晚,只不过那天的星星很多很亮,投射在那人的眼里像银河一般璀璨。

01

其实在节目中的初次相见就觉得那人与众不同,并不常见的一头粉红的头发,只露出一只的精壮有力的胳膊,看表演时好奇的豆豆眼,情不自禁地吐露赞美的嘴唇。嗯,是不会与自己有什么交集的类型。

而之后的种种大概真的可以被称之为命运吧,那人穿着橙色训练服推开门时独自欣喜的笑容,在黑暗中偷偷吃零食时那人塞得圆鼓鼓的脸颊,焦急等待得票时那人冰凉的手,地铁站里狂奔时为那人刮起的风……嗯,这一切却都与自己有关。

02

“就像磁铁的两极一般,大概人也更容易被截然相反的另一个人吸引吧。”

多年之后,邕圣祐这样解释和那个人之间出乎意料的化学反应。

自己敏感怕生,感性慢热;顾虑颇多,自信又自卑。

那人自带光芒,炙热天真;潇洒自由,勇敢而无畏。

很多人说邕圣祐像他脸上的三颗星星般浪漫,而他自己觉得,是像星星般冰冷难以接近更为贴切。他好像和谁都能交谈,但从没有人能走进他的世界。

之前的自己从没想过,火热地像太阳的那个人,却能与自己灵魂契合,心灵相通。

03

那人小孩般的性格总是能很快地融入每一个群体,他好像很喜欢笑,带着泪痣的眼睛却弯弯地眯成一条缝,两颗门牙可爱地露在外面,嘻嘻的笑声调皮地从牙齿的缝隙中溜出来。

【他笑起来可真好看,能只为我一个人这样笑就好了】

邕圣祐被自己头脑里的想法吓了一跳,他好像从来没有对男生这么在意过。歪着头思索了一阵,也没有寻出个所以然,毕竟自己母胎单身,毫无经验参考。

在身边的朋友都情窦初开的青春期,邕圣祐也收到过一些告白,各式各样,有男有女。他自己也曾把好感当喜欢,但现在回头看,那些只是年少无知的萌动罢了。

他不知自己为何总看向那人,总为那人的笑容在心里开出花来酿出蜜来,就像那人喜欢吃的小熊软糖一样甜。

04

但生存战毕竟是残酷的,那人开始因为名次的起伏偶尔流露出悲伤的神情和自责的想法。

【这并不是他该有的表情,只有自信的笑容才足以配得上他】

邕圣祐开始想办法让那人开心。

练习前一次不落的搞笑打板,在首尔站等待他的归来,在包里常备他喜欢的零食,陪他一起去地铁站认证粉丝的应援……

他做得无比认真,那人也因此展露笑颜。邕圣祐觉得他好像看到了那人身后摇摆的毛绒绒的白色大尾巴,一下一下地扫过在他心脏最柔软敏感的地方。

【我好像有点喜欢他了】

邕圣祐悄悄地对自己说,并在心里一遍一遍地喊他的名字——

【姜丹尼尔】

05

“你知道吗?丹尼尔和金在奂在一起了”,黄旼炫凑过头来和邕圣祐说。

“……你怎么知道的?”

“在奂告诉我的”

“……失陪,我去下洗手间”

邕圣祐面作镇定地起身去了宿舍的天台。

金在奂是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第一次组队表演时,因为黄旼炫的选择让邕圣祐、姜丹尼尔、金在奂成为了队友。他们四人总在一起练习一起吃饭,逐渐成为了可以谈天说地的朋友。

【明明是我先认识的他,为什么他选择了在奂而不是我呢?】

邕圣祐独自站在天台,呆呆地望着渐渐暗下来的天空,黑色一点点地吞噬着夕阳,原本灿烂的橘红无论怎么挣扎,最终还是消逝在一片夜色之中,坠入深渊。

【或许是因为那两人有太多相同点了吧。一样的年龄,相似的经历,共同的兴趣,相近的性格……】

“哈哈哈哈”

一阵的笑声打断了邕圣祐的思绪,他转头看向突然推门而入的两人,愣住了。

姜丹尼尔亲昵地搂着金在奂,宽阔的肩膀似乎把他环进怀里。像小动物一般亲吻他的脸颊,眼里除了满满的笑意还夹带着害羞与温柔。在奂则涨红了脸,在丹尼尔每一个吻后留下一串清脆的笑声。两人笑闹着走入天台,却没想到在这夜色里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圣……圣祐哥”

在奂连忙轻轻推开丹尼尔,邕圣祐眼里似乎有一丝怒意,这样冰冷的圣祐哥是在奂没有见过的。但这怒意就像是凛冽的刀光,在下一秒便不见了,换而由礼貌的笑容所代替。

“原来是两个小朋友在谈恋爱啊”,邕圣祐笑着说。

“哼!一定是旼炫哥这个大嘴巴,早知道就不告诉他了”,在奂看似生气地责怪着,却被他看向丹尼尔那一眼中掩盖不住的欢喜泄露了真实的情绪。

“那你们在这儿慢慢玩吧,哥哥有事先走啦”邕圣祐皱着眉头眯着眼冲他们笑了笑,便关上天台的门离开了。

【怎么感觉圣祐哥有些不开心】

丹尼尔回想着刚刚邕圣祐的表情,明明是他标志性的笑容,但眼角嘴角都却完全没有笑意。

06

之后的日子,像是什么都没有改变,他们四人还是经常待在一起;却又像什么都已经变了,丹尼尔和在奂越来越亲密无间,像两个玩过家家的小孩子,每天腻腻歪歪。黄旼炫则宠溺地在一旁看着两个弟弟玩闹,有时会笑着与邕圣祐对望,似乎在说,瞧他俩这傻样儿;而邕圣祐只是报以浅浅一笑,摇了摇头。

【看着他现在那么快乐应该知足了,就这样默默地给他陪伴,在他身旁守护他吧】

“哥……他……他竟然说我幼稚要和我分手,明明他比我更幼稚!”丹尼尔举着小拳头在空中愤愤地挥舞,头靠在邕圣祐胸前,一边抽泣一边说道。

“好了好了,尼尔不哭了,没事的没事的。”邕圣祐一边轻柔地抚摸着丹尼尔弓起的背脊,一边小声安慰他。他的泪水挂在长长的睫毛上,像是清晨绿叶边悬挂的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露珠。

【原来他哭泣的样子也那么好看】

邕圣祐暗暗想着。

“哥啊,你说我和在奂这算是爱情吗?”姜丹尼尔慢慢停止了哭泣。

“嗯?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其实我之前也没有谈过恋爱啦,不知道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即使和在奂在一起了,感觉与以前也没有什么不同。都说朋友和恋人是不一样的,对自己喜欢的人会有心动会有不安,患得患失,但这些情绪好像都是我没有过的。”丹尼尔挠了挠头,回忆着。

“可能你们都是小孩子吧,再长大一些,多经历一些,就会明白的。”

“哥明明只比我大一岁,在很多想法上却比我成熟得多。和我比起来,哥就像一个真正的大人,温柔体贴地照顾弟弟们,嗯,哥还很幽默,在哥的身边我们总是充满快乐。”

“原来我在尼尔眼里是那么好的人啊!”邕圣祐的每一个字眼里都是藏不住的欣喜,“大概是因为我出生在一个满是温暖的家庭里,可以说是被爱浇灌着成长的吧。所以我希望自己也能把这份爱带给身边的人,让大家都能幸福。”邕圣祐说起家人时满脸的自豪。

丹尼尔突然从哥哥的怀里钻了出来,面无表情地走到了天台的另一边。

邕圣祐被吓到了,没有明白过来其中的缘由,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丹尼尔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了一包烟,手指有些颤抖地抽出一根用牙齿咬住,另一只手拿着打火机。“咔嗒”一声,蓝色的火焰窜了出来,一下子照亮了丹尼尔的脸;他的眼睛似乎又湿漉漉的了,像蒙上了一层白雾。他把烟凑近火苗,猛地吸了一口,烟头处冒出了无数红色的小火星,像有生命般向后窜动着。丹尼尔抬起头向天空叹了一口气,白烟刚钻出来就被带着热浪的风吹散了;风也吹起了他浅棕色的发丝,露出了漂亮饱满的额头和悲伤的眼眸,那颗泪痣像极了摇摇欲坠的泪珠。

【尼尔好像从来没有提过他的父亲……天啊……我不该在他面前说这些的】

邕圣祐意识到自己不小心戳到了丹尼尔的痛处,连忙快步向他走去,衣角被带起,黑色的刘海也轻微的晃动,瞳孔中写满了心疼。

“抱歉尼尔,是哥哥错了,不该提的。”邕圣祐撞了撞丹尼尔的肩膀。

“也不是哥哥的错啊,我的确也没讲过家里的事情。”丹尼尔又吸了一口烟,继续说,“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做生意失败了,为了还债我们一家三口去地下室住了一个星期。当时洗手间就在隔壁,我每天都能闻到霉菌和各种其他难闻的味道。”

“所以你吃东西前总要先闻一闻,宿舍里也总摆着香薰蜡烛。”邕圣祐关心的说道。

“嗯,大概就是那是时养成的习惯,后来父亲就和母亲离婚了,现在也很少联系。初中时喜欢跳舞去上了艺术高中,却因为学费太贵辍学了。之后我就靠在烤肉店做兼职来维持练习生时期的生活费,母亲一个人带我实在太不容易了,我不忍心让她那么辛苦地工作。”

“我们尼尔一直都是孝顺的好孩子呢,说到兼职,其实我也打过不少工,像发型模特啊,商城模特啊,眼镜模特啊,对了我当模特的时候还拍过婚纱照呢!”邕圣祐拿出手机给丹尼尔看自己之前的“黑历史”。

看到哥哥当年蠢萌的发型配上一本正经的表情,丹尼尔想笑却被嘴里的烟呛得直咳嗽。邕圣祐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烟,一下一下拍着他的背。

“真是的!小孩子抽什么烟!”邕圣祐看了看湿润的烟嘴,不知为何,放入了自己口中。轻轻吸了一口气,苦涩的味道瞬间席卷了整个口腔,烟雾在叫嚣着四处冲撞想要逃离这束缚,些许顺着气管进入肺部,薄荷凉爽的感觉一点一点地挑逗着神经。他无师自通地缓缓呼气,白色遮住了他的脸庞,辛辣的气体拂过双眸,刺激得他微微地眨了眨眼。

“原来哥也会抽烟啊!早知道就约着哥一起了,总是我一个人来天台抽怪孤单的。”丹尼尔歪着头看着邕圣祐。

夏天的夜晚是那么惬意,漫天的星群,徐徐的凉风,此起彼伏的蝉鸣,与二人的笑声合奏出浪漫的诗篇。他们聊着过往的辛酸,分享着以前的趣事,连记忆中极为细小的事情都一并倒出,仿佛想让对方亲历一遍自己青春的每一页。五彩缤纷的故事就像是一片片的拼图,看起来形态各异,却每一块都彼此契合,最终拼凑出他们共同设想的未来。

“哥!我们一定要一起出道,站在舞台上唱只属于我们的歌!”

“嗯!一定会的”

小指相互缠绕,两个大拇指按在一起。

许下约定的那一刻,他们的眼里只有彼此。

07

“F社练习生 邕圣祐”

响彻全场的掌声伴着欢呼在耳边轰鸣,其他练习生们簇拥着送来祝贺,邕圣祐还是觉得这一幕太不真实,和无数次梦中的场景重叠着挤入脑海。直到他看见了姜丹尼尔在攒动的人群后向自己投来的喜悦的眼神和张开的双臂,他推开挡在前方交缠的手臂,一把抱住了那个人,兴奋地大叫。丹尼尔的脸蹭着他的头发,在耳边一遍一遍地说“太好了!真是太好了!”他们拥抱着,好像是要把对方与自己粘合起来般严丝合缝,心脏雀跃地要从嗓子眼儿蹦出来了,所有感官都在用力记下这个时刻。

随着丹尼尔在巨大的一等王座上落座,他和他的约定终于实现了!

决赛夜当晚,他们肩靠着肩并排站着,最后一次在宿舍的天台看星星。邕圣祐已经习惯了烟草的味道,因为那总是与丹尼尔身上净棉的味道相伴前来。他一边抽着烟一边望着远方喃喃地吟诵着喜爱的诗句:

“虽然小我也有一个宇宙

但是比肉眼可见的

更大的宇宙

你永远都在我的宇宙之中

倘若你也有你的宇宙

我希望我也能归属其中

白昼时成为无瑕蓝天中的太阳

黑夜时成为璀璨夺目的星星

或成为婴儿的手般温柔的风

或成为香气馥郁的野生花朵

若是能偶尔吸引你的视线就好了”

突然他转过头望向丹尼尔,用呼吸般轻微的声音道出最后一句:

“就似我体内的宇宙无论何时都因你而美丽”

就这样四目相对,电光火石,就像是要通过彼此的眼睛看到另一个世界般紧盯着,谁也没有说话。突然丹尼尔侧过头吻了上去,吸吮着柔软的嘴唇,用舌头轻轻扣响门铃,牙齿的门缓缓打开,他为他送去了第一份礼物——他们的第一个吻是橙子硬糖味的。

棉花吸收了太阳的味道,加上草木的深沉、橙子的清甜,裹携着彼此的体温在脑中绘出一幅又一幅令人眩晕的抽象艺术。他们的动作像羽毛一般轻柔,又是像两只小猫相互舔舐伤口般用亲吻抚慰心灵的疲惫。他们依旧深望着对方,仿佛此时的千言万语都汇成了一个眼神,在这个眼神里他们看到了两人的灵魂像是两只藤蔓突然见到了阳光,相互缠绕着疯狂的生长,交错着抵死缠绵。亲吻也随着眼神的火热而逐渐狂野,伴着震耳欲聋的不知是谁的心跳,像两只野兽般撕咬起来,大概是想把对方吞入腹中与自己融为一体。